一人台東

一個人搭著火車去了一趟台東。不知道多久沒有坐這麼長程的火車了。

抵達台東之後決定租了車,一時興起就沿著海岸線往北開。

說來辛苦,其實開車一直算是我的心魔吧!對於周遭的風吹草動都非常敏感的人,在行進的同時,還要眼觀四面注意路況,同時避免過度分心,對我來說從來就不是件能好好放鬆的事。

移動的海岸線風景十分迷人。雲朵不等速從窗邊遠離,打開車窗,就能聽見風切的聲音裡,有海浪的訊息。

從活水湖,途經小野柳、加路蘭、加母子灣,最美的似乎都不是這些被劃出來的休憩站。沿途有好幾個連續的拐彎,切線方向的防風林透露著海的顏色。木麻黃針狀葉隨著海風輕曳,可以看見不遠處的海浪拍打上岸,岸邊的礁石正開滿浪花。

專注於眼前的我,其實一直不敢停下來。正中午的海岸公路上,趕路的大車追逐著時間,也催促著小心翼翼的我保持前進的速度——繼續往北,都蘭、成功、再往北走就是長濱。

在海岸短居的幾天,可能因為即將入冬,海況並不好。多數時刻看見的都是陰鬱的海,深邃的藍色裡和著混濁的黑。在海邊的時候偶爾會惋惜,想起初初抵達的這趟車程裡,掠過窗邊的那些途中的森林,以及森林後方天藍色的大海。可我也知道,當下錯過的,就是永遠錯過了。

那些瞬間不會再回來,即使回程走同一條路,這時的海,也不再是那時的海。

後來我決定換個交通工具,用不一樣的速度欣賞山海。

租了一台機車,往山的方向前行。行進的速度緩慢了下來,也讓我偶爾可以暫停,遠離劃好的道路,為途中的風景稍稍佇足。迎著深秋的寒風,騎著機車去了一趟知本,在溫泉的懷抱裡,將自己重新溫暖起來。

之後去了想去許久的池上,抵達後隨俗地租了台腳踏車,體驗穿梭在縱谷稻浪的浪漫,一邊也見證如織的遊客,理直氣壯地佔領了整條伯朗大道。

回程的路上遇見錯過火車的小插曲,但還是搭著深夜的太魯閣號,再經過四個小時回到熟悉的臺北。在火車上,寫著自己喜歡一個人去的台東,大抵是因為終於找到荒蕪的地帶,能夠重新種植屬於自己的回憶。

但,如果下次有機會再回到這裡,會記得緩緩地在海岸公路上徐行,允許自己在途中的森林裡迷路。

也許會找到一群夥伴,一起在夏日的溪流裡跳舞,或是在海邊的營火下,一面看著月光海,一面唱著開心的歌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