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忘之不能

氣溫又往下了一點,沖完熱水澡後浴室的鏡子自動鋪上一層霧。恍恍惚惚地盯著自己瞧,是多少的選擇和放棄,帶領我終於走到了這裡?

深信特定的情感在氣溫低的時候才會重新喚醒,某些感官會在秋天過後變得異常敏銳。鼻子一如往常地又過敏了,嚴重的時候,連帶引起的雙眼昏眩,時常讓眼前的世界變得曖曖不明。回過頭看著不等速倒退的風景,那些眷戀的事情沒有被留下,那雙的倔強的眼睛當時到底是怎麼放棄的,至今仍沒有確切的答案。我們都曾有過機會,猶豫到不得不離去的,卻也始終是我們自己啊。

000683290029

去年的此時,我度過了人生中其中一段最低潮的日子,漫漫黑夜傾斜了白日。生活被關進一座暗室,背對著門坐著,沒有光透進來。不過是三百個日子之前,關於每個選擇背後的原由,我竟然已經無法一一述說。有時候甚至要咬緊牙關才能斷斷續續地重新想見,夜晚的路燈是如何忽暗忽明,惡夢中昏睡的夢遊者,又是如何從窗外無眠的狹巷找到出口。

而氣溫並不允許健忘,科技也是。社群讓斷了聯繫成為極其困難的事。可保留著不再聯繫的聯繫,只是讓妥善處理回憶,成為另一件更為困難的事。看過的電影、讀過的書、喜歡的音樂,連在起霧的鏡子前呼吸的痕跡,全都有記錄可循。那我到底又是為什麼會做出這些選擇,帶領自己成為現在的自己呢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