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夜與極光

居住在Tromso在地人家的第二天過去,今天準備要離開永夜的北極圈了。

原來在冬天日復一日的黑夜裏,住在這邊的人們還是能找到讓自己快樂的生活方式。他們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在意日照的強弱和長短,在漫長的黑夜之中,閱讀是他們看見世界的視野,而人和人之間的眼光,則是暗夜中溫暖的泉源。或許,他們本來就不認為漫長的黑夜總是會招致不安和憂鬱,正如同世上多數的人們習慣將太陽視為高懸的號召,這兒的人卻能夠在無盡的黑夜中等待極光的來臨,接收來自宇宙的消息:快樂的理由不假外求。

相片 2015-12-21 下午12 33 35

昨天晚上,在挪威幾乎最北端的Ringvassøya小島上,我們終於追到了極光。經過三小時車程的惺忪睡眼,在極光真正映入眼簾的片刻,還大膽的告訴大腦那只是個幻覺。因為一切實在太過不可思議,來自宇宙的訊息是不斷躍動而且變幻萬千的。在極光活躍的一個小時之內,我看見弧狀的亮綠光束在遠方覆滿白雪的山頭上方舞動著。任何瞬間都極其美好,太過美好到再慢的快門、再久的曝光都無法留下。

可那個感動凝結的片刻是真正在心中被牢記著了。尤其在層層疊疊的山脈和峽灣面前,重新感受自己的渺小,我漸漸明白在黑夜最長的一日看見極光是多麼浪漫的事,而且開始對久遠的傳說深信不疑,親眼見到極光是會帶來幸運的。然而,我想這絕對並非就此遠離不幸,而是因為在偌大的宇宙面前,何其無知的人們會發現,生活中的極其瑣碎的不幸和煩惱都是那麼微不足道的事物,到了宇宙的盡頭我們什麼也無法帶走,只有快樂的活在不斷變化的每個當下才是最真實的。

DSC_0235

沒有盡頭的夜晚從沒有吞噬人們作夢的能力,人們面著皚白的大地探詢未知,向著燦亮的星空懷想著不可能。比如在永恆的黑夜中深信著,迢遠的天際即將重新出現光芒,為整個世界帶回白日的可能性。

是如此、如此強烈的相信著啊。
於是,就算是失眠的人,也不必害怕永夜了。

Early morning; December 22nd, 2015
at Tromsø, Norway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