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聖誕老公公

我是個非常幸運的孩子,小時候負責我家聖誕禮物的聖誕老公公總是勤奮又守時。

同年的雙胞胎弟弟和我,往往會在熄燈之前小心的將紅色的聖誕襪吊在燈上。我們知道自己務必謹慎的將其置於顯眼的位子,忙碌的聖誕老人才不會在黑漆漆的房裡迷失了方向。記憶所及的禮物從書本到籃球應有盡有,這些冬日中最真實的溫暖,讓聖誕節理直氣壯的成為一年之中最令人期待的節日。每年的十二月都是快樂而深刻的。

嘗試回想過聖誕老公公從何時不再造訪我家,但是始終尋無線索。我懷揣著聖誕老人旅途的行程和蹤跡,會不會有一天他又會再次想起坐困愁城的我?會不會有一天我能夠和他見上一面,親自向他好好說聲感謝?我暗忖著,聖誕老公公現在肯定忙於應付年齡更小的孩子們。因為他們比我們更殷切的在夢境中,以期待的眼神、渴盼的目光期待汲取自煙囪抵達的暖活。而始終我相信,那份溫暖能讓孩子們在夢境中更快樂的天馬行空,在醒來後更自信的闊步昂首。

image

在沒有收到禮物的日子裏,離家之後的聖誕夜通常是一個人過,在宿舍的房間,或者城市裏的咖啡店。我還記得去年在自然醒咖啡公寓,挑了個窗邊的位子,點了一杯熱拿鐵,兀自讀著林文義的《野百合手記》。一個人的獨處向來是我每一年年底給自己的贈禮。如此一來,我才能好好洄游混亂的記憶之潮,在粼粼波光的湍流中,重新拾起蔓黃的葉片,自葉脈的橫切面爬梳所有成長的線索。聖誕老公公給過我的所有禮物,一直是暗示我太過幸運的證據,也因此每年的回想和展望,總是能賦予我更多遠行的勇氣。我知道我能隨時抵達異地,卻從未離開真正的自我。一個人的聖誕節對我來說,雖然難免寂寞,卻意外的從來不會不快樂。

但是就像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孩子每年憧憬著不一樣的禮物,記憶之潮的流向同樣是沒有規則可循的。我想聖誕老公公可能在某個日子裏,發現了自己不再能夠百分之百接收到孩子的願望。這肯定會讓他感到灰心不安的。於是,他應該正在和麋鹿先生商議如何是好吧,我明白這需要花點時間。而不再小心翼翼掛上聖誕襪的我們,對於太過張狂的夢境也開始感到畏懼,深怕一不小心就嚇跑了遠道而來的老朋友,同時擔心自己已經變成聖誕老公公認不出的模樣了。

居無定所的夢境是關於現實生活的留聲機。我細心的從其中挑揀了雜訊之外的願望,發現自己只要閉上雙眼,竟然可以輕易找到那個房間裏頭的聖誕襪,聽見早晨看見禮物時的琅琅笑聲。夢中的我如童年一般,依然溫柔的將聖誕襪置放在燈光之下,耐心等待隔天早晨的驚喜。在貳拾貳歲的前夕,我還是相信著聖誕老公公的來臨。而到了這時候,我才終於發現,其實每一年的聖誕節,聖誕老公公從來、從來都沒有缺席過。

typed by iPhone5
在Stockholm飛往Berlin的班機上
2015.12.24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