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熟荷包蛋

半熟荷包蛋是無限美好的。

來歐洲之後就鮮少吃到全熟的蛋了。前天到韓式料理吃石鍋拌飯的時候,吃到全熟的固態煎蛋時,竟然反射式的有些排斥。在自己下廚的交換日子裡,各式各樣的蛋料理被歸類於基礎入門。如何煮出厲害的水波蛋、法式烘蛋、番茄炒蛋、歐姆蛋等技能,都是愛好雞蛋料理者第一個月的必修課程。

但是,看似簡易的荷包蛋卻耗費我最多時間,才抓到如何煎出我喜歡的口感。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,就是逐天練習把荷包蛋煎成三分熟、五分熟、七分熟、九分熟,蛋白的部分邊緣一定要有點焦焦的,卵黃的部分則要生熟的恰到好處,筷子放入的瞬間最好還是保持流動的狀態,但又不能完完全全是流體。呃…..,如果以旅程作為喻依,大概是一個在路上的概念吧。

反覆練習的過程中,始終覺得這件拿捏生熟的習作是極其有趣的事情。人們總是習慣用「成熟」與否來表稱一個人從童提到年邁的心智狀態,那肯定也是和可塑的程度、流動的物質都息息相關的吧。

尷尬的是,想起上個星期六,早上才被剛認識的波蘭小弟弟喊作uncle,同一天晚上到聖誕市集只是想買杯熱紅酒,卻被笑著質疑還沒年滿18歲,要求查看護照。

所以,我猜,21歲的尾巴大概是個半熟的狀態吧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