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我們何其幸運〉

我們何其幸運,無法確知自己,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。

我何其幸運,因為我不是氣象學家,不用知道云彩如何形成或氣流裡有什麼成分,但我卻可以用我的眼採集天邊的流雲,放在心裡細品那份最抽象的唯美。

我何其幸運,因為我也不是動物學家,我不清楚鳥到底靠什麼飛翔,我只知道陽光下那對神奇的羽翼,常常讓我感應到藍天白雲之間有天使飛過的痕跡。

我何其幸運,因為我也不是植物學家,我至今都不太明了光合作用的原理,只是會近乎固執地鍾情於那最簡單的綠,堅信再小的林子裡也會有可愛的精靈。

我何其幸運,因為我也不是地質學家,用不著去精密地推算海浪需要多少年將一塊岩石變成神女的模樣,而我會超越時空地想像,黑夜裡神是怎樣用無形的手在別具匠心地雕琢。

我何其幸運,因為我不是需要說謊的政治家或律師,也不是要在人身上開刀的醫生,我甚至也不是開畫展前需要盤算成本的藝術家,那我是什麼?

我什麼都不是,我對這個世界也一無所知,這,也許便是我的幸運所在。

-辛波絲卡 Wislawa Szymborska (1923-2012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